136hkcom特区总站香港
栏目导航
  1. 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
  2. 世外桃园论坛
  3. 399kk.com
  4. 136hkcom特区总站香港

136hkcom特区总站香港

主页 > 136hkcom特区总站香港 >

辛留村的政坛风云 魏思孝专栏

发布日期:2019-11-11 16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近十五年,辛留村的政坛上,形成了两股势力。除刘猛和王本道外,每届选举时,也有零星的人站出来竞争。他们或因本族人口稀少,或因财力不够,都没形成什么气候。也有和刘猛、王本道积怨已久,选举只是为了分流他们的选票。 李宜兴便是其中一位,多年前他和王本道相识于微,是交情甚笃的兄弟。王本道在杭柳村的铁路物流站稳脚跟后,分出一片仓库给李宜兴。王本道买下挖掘机渣土车承包工程后,又介绍李宜兴入行。李宜兴羽翼渐丰后,压低价格和王本道抢夺生意。王本道领着人去李宜兴的家中,指着他说,娘,没有我,能有你今天。李宜兴看了眼在场的母亲说,拿着菜刀,砍了王本道的胳膊。儿子被抓进派出所,李宜兴的母亲去求情。王本道说,砍我,白砍了?过了一天,李宜兴的老婆带着孩子去。王本道说,让宜兴出来,给我下跪认个错。几天后,李宜兴从派出所出来,对老婆说,跪他娘了个逼。在和王本道竞选村主任失利后,李宜兴开着一辆货车,挨家挨户向村民散发桶装花生油,见人赔笑,这次没选上,大家伙也出力了。村民领了花生油,关上门说,他这是在收买人心。 辛留村的土地被物流园和宏远集团占用了大半,只留下村南的一片土地,两百亩左右,包括一片果园和农田。村民在农田里栽种了桃树、核桃树,等待着占地赔偿。政府招商引资,一些企业来了,又走了,不愿意支付过高的赔偿款,在附近的村子占地建厂。农田里起先还能种小麦和玉米,树越长越高,枝繁叶茂,联合收割机进不去,改种时令蔬菜,吃不完在附近集市售卖。多年后,农田变成了果园和林地。 辛留村没什么村办企业,在没被划入占地范围内时,没人竞争村主任,一来除了上面发的固定工资,没太多出入可贪,二来村民纠纷不好处理,容易得罪人。刘猛上台前的村主任是王福平,村委设在乡道边上原来的粉坊,几间砖瓦房,一个厂院,靠西的位置是块十几平方的主席台,供领导站在上面发言。出了村委,向北走十几米,一户沿街房是王福平的家。他一般在家里切割玻璃,平时不去村委。落选后,王福平在镇上的塑编厂上班至今。村民对王福平的风评如下:你和他说什么,他都笑着答应,事就不给办。 刘猛三十六岁那年,选举前夕,村中各姓氏长辈出面,领着他挨户拉票。刘猛言语和气,帮个忙,以后有事亏待不了。他没花一分钱当上了村主任。不久,辛留村划入了占地范围,加上建设社会主义新型农村上级的拨款,刘猛在一个任期内完成了原始积累。学龄儿童减少,小学合并到镇上,校车统一接送学生。原来三个村合盖的小学废置,刘猛买下小学,装新一番成了村委。两层楼,宽阔的厂院,电动推拉门,是全镇九个村最体面的村委。小学操场卖给王本道,后来王本道在这块土地上建成了三层楼的庄园。多年后,当地论坛举报王本道为村霸的帖子上,配图就是他这座庄园。

  当村主任前,刘猛主业放贷,公司紧挨小学,几间平房,一个厂院,原来是幼儿园。门边挂着一块烫金招牌:聚隆金融服务有限公司。厂院里养着两条大狼狗,路上一有动静便狂犬不止。成了村主任后,刘猛也放贷,上班时间坐在村委的办公室里,宽敞的暗红面写字台,一角摆放着巴掌大小的国旗,对面是沙发上,茶几上摆放着茶具。刘猛沏好茶,听着村民的诉求,频频点头。他坐姿神态有了领导的样子,偶尔眼神透露出狠劲,为民做主和有仇必报有着内在的逻辑。在办公室独处的时刻,刘猛抽着烟,深陷在沙发,望着墙面上辛留村的地图,决定在这片不算广袤的土地上留下自己的印记。他不在路口设卡对来往大车索要过路费,也与以往贩毒等朋友划清界限。 在刘猛的任期内,村内土路成了水泥路,安装了路灯,为六十岁以上的老人盖了老年公寓。宏远集团占了村西的土地,他私自扣下几户村民的部分占地款。村里拓展道路,几户老宅挡路,刘猛二话不说让铲车推平了。刘猛下台后,一些举措沿袭至今,只是后任者并未完全遵守。村民们想起来,还是念及刘猛。这些举措是:1,每年考上大学的学生,按照院校层次,分发几千不等的奖学金。2,村民婚丧嫁娶,村委班子成员必须到场,随份子。3,村民诸如打官司、寻人、车祸等事务,村委出面协助处理。以上是刘猛的政治遗产。 王本道的哥哥王本德和刘猛竞选失利,三年后,王本道印发《竞选承诺书》,满六十岁的村民每月发放二百块老年金,年终每人发放五百块福利。文末,王本道说,自己在外打拼多年,事业终有所成,有信心带领全体村民致富。很难说,王本道的这次当选,这封承诺书在其中起了多大的作用,不可忽视的一点是,连任两届的刘猛在这次的竞选中轻视了对手王本道,仍旧和往常一样,只向村民递句话,投他一票。王本道发动家族里的人,挨家送现金,争取到了摇摆中的选票。王本道上台后,老年金只发了半年,后来以村里没钱一直拖延。占地企业的补偿款,他总是要不回来。村民们说,还是人狠好办事,要是刘猛在台上,这些企业敢不给钱?这些话,也传到了刘猛的耳朵里,他对亲信刘大同说,现在想起我来了,当初怎么不选我。王本道的诸多做派,让村民怨声载道。平时,王本道在村委西边的庄园里,村民有事去找,王本道的老婆出面,语气呛人,这点小事,自己解决不了吗?几年后,王本道的小女儿出生,脑瘫。 站在辛留村政治的漩涡中心,王本道及其家族过往的事情被村民们挖掘出来,吹掉上面的尘土,添加佐料津津乐道。如同刘猛家族的基因是无视法纪,大哥刘京抢劫杀人被正法,自私自利是王家祖辈的传统,从他祖父那辈起,除了钱,眼里留不下任何东西。王本道的祖父,不到六十岁,冬天去别人菜地里挖白菜,被狗追到掉进铁路边的深坑,第二天被铁道工发现,死时身体僵硬贴住坑沿。王本道的五叔王延安,在本村入赘到刘家,开诊所,是乡村医生。他给人看病用药偷工减料,一剂量的药他兑上生理盐水能用几次。这方面他一视同仁,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生病,让他打针,他也这么干。几天不见成效,其余的儿子把老母送到邻村的诊所打针,一天就好了。大哥指着王延安的鼻子骂,小五,你娘了个逼的,自己的亲娘你也下得去手。 被村民诟病的还有王本道的发家史。在王本道庄园的阳光房里,他不厌其烦地对人说起自己的奋斗史,先是装卸队,再是运输公司,然后承包工程,不说呕心沥血,也是励精图治了多年,才打下了眼下的家业。对于这番言论,听者无不频频点头。这一切,王本道故意忽略了一个细节。为了追求到如今的老婆,剁下了自己的小拇指。老婆的姨夫是铁路货运站的领导,这一既定事实让王本道得以组建了装卸队。 三年过去。上级出台政策,严查贿选。选举前夕,王本道安排家族及手下亲信,通宵在村里巡逻,提防刘猛这方贿选。选举当天,第一轮选票,王本道落后刘猛百余票。趁中午,村民回家吃饭的空档。王本道安排人挨家送钱,第二轮选票,王本道当选。刘猛说,辛留村的人,不长记性。村民说,王本道给钱,你为什么不给。王本道说,辛留村的人,没良心,我钱花出去了,还有人不选。此后三年,王本道断掉了村内各种福利。陆续有土地被占,补偿款迟迟不发。村里墓田,因物流园占地,迁坟一次。半年后,因修路,又迁坟一次。刘猛家族的坟地,在原址未动。 刘猛当了两届村主任,共六年;后王本道当了两届村主任,共六年。在最近的一次选举中,刘猛被村民重新选为村主任。王本道在自己任期内,拉拢原来的党员,又发展家族亲属成为党员,虽丢掉了村主任的头衔,却牢牢把控村书记的位置。刘猛的村主任当了不满一年,国家出台政策,受过刑事处罚的人不适合再当村干部。刘猛的政治生涯宣告终结,为了安抚民心,上级让他在村里挂名村委员,不再主持具体工作。刘猛虽下野,他的政治余温尚在,经过他的运作和拉拢,跟随他多年的刘大同,在村民代表大会上,被选为村主任。当天晚上,刘大同的亲属在门口放了半个小时的鞭炮。清晨,环卫工赵丽看着满地的鞭炮皮,骂道,张狂,辛留村盛不下你们了。不久,中共中央印发《中国农村工作条例》,村支书村主任一肩挑。王本道大权在手,任何决策都需要他拍板决定,大到发放老年福利,小到夏天村里水泵坏了需要更换零件。

  付英华:63岁,村民代表 别看刘猛人狠,他有能力,宏远占地的钱,他能要出来,王本道怎么就要不出来。大湾的地本来就是咱们村里的,邻村的毕庆元在上面建了房子,那也不是他的,还和咱们村打官司。半夜里,四五个人,翻墙过去,拿刀子对着毕庆元。他老实了。这事就是刘猛干的。王本道就没这些招,打官司输了,还赔给毕庆元十几万。这钱从哪里出的,还是咱们村民的钱,丢人现眼,就知道在自己村里耍横。我也不是向着刘猛,人不狠行吗?狠归狠,他起码给村民办点实事。刘猛路上见到我,隔着老远,就喊我嫂子。王本道行吗?从路上走,眼高,不把人当回事。临选举,王本道嬉皮笑脸,喊我嫂子,让我选他。我说,行,你在台上干得这么好,不选你选谁。我凭啥选他,给我钱我也不选,刘猛不给钱我也选他。 吴书萍: 33岁,石化加油站员工 宏远占地,一样的蔬菜大棚,别人家一个大棚赔十几万,我们家两个大棚,给了不到七万。我爸不同意,刘猛带着人,把我爸踹到坑里,拿着铁锨,要把我爸活埋了。我爸吓坏了,才签的字。签完字,刘猛说,一分不给也就这样。现在我爸是死了,这事我一辈子忘不了。他刘猛就是欺负我们家就我一个女的。 李淑英: 63岁,辛留村村民 操他娘的,王本道不是人养的玩意,我现在是走不了路,不然我还去告他,镇上不管,我去区里,区里不管我去济南,大不了我再去北京,我不就不信,天底下没人管得了他。刘猛在台上说好的,危房改造,给我们家新盖的房子,一分钱都不用交。王本道凭什么问我要一万块钱,不给,房子不让住。后来这钱我给了,他这是贪污。我家里的玻璃谁砸的,除了他还有谁。他娘了个逼,欺负人,等我养好病,能走路了,我拿着材料去北京,找中央的人评理。他家的三层楼,是拿什么盖的?又是奔驰又是宝马,钱从哪里来的?都是村集体的。 卫东胜: 41岁,锅饼个体户 按照辈分来说,我应该叫刘猛表叔,他妈是我们卫家的闺女。刘猛是我们卫家的外甥。按交情,刘猛是我大哥。村里别人我不服,我就服他。 于红英: 56岁,宏远集团清洁工 二百多万的占地补偿款下来了,刘大同说,王本道不签字,老年钱不能发。王本道想先把村委班子这两年的工资先发了,刘大同不同意。王本道不签字也有道理,刘大同要发的钱里有他爸的工程款。发哪门子工程款?他爸修的大街,才几年,都起皮了。你刚上台没几个月,给自己家里发钱。王本道要让他返工,不然不结账。也有道理。王本道还想给赵建业和王本志发钱,什么这些年给村里干的工程,赵建业一百多万,王本志七八十万。这么多钱,他们给村里干什么工程了。一共二百多万,全给他俩算了。刘大同还要给村里的小组长发钱,每个人一年三四万。小组长就开会的时候召集下人,凭什么给这么多钱。以前刘猛在台上,小组长一年也就给个两三千。两边都为了自己的利益,二百多万放着不发,留着下崽呢?村里的红白理事会,刘大同把他大伯弄进去,他大伯病恹恹的,躺在床上,能干啥。现在村里结婚和死人,都不找红白理事会了。刘猛以前在台上都安排好的事,这帮人都不中用。我算看明白了,没有刘猛,村子没出头之日。 刘佳河: 54岁,村委清洁工 果园里种的菜吃不了,我隔三差五给刘猛送过去,不打农药,绿色有机。别听他们背后嚼舌头,说我上赶着抱大腿。我这叫知恩回报,我侄子刘大同跟着刘猛这么多年。刘猛没亏待他。刘猛在台上的时候,刘大同给他开车。王本道上台,不让我侄子开车了。风水轮流转,现在怎么样,我侄子成村主任了。我出过两次车祸,干不了重活,村里让我打扫卫生,也是照顾我,响应国家的扶贫政策。 卫学富: 51岁,原本道物流有限公司员工 当初不是我帮他拉票,王本道能这么容易上台?有几个屌钱了不起了,刘猛没使钱也照样当了两届。王本道屁本事没有,家里都是他老婆说了算,怕老婆的人能有什么出息。一个村主任看把他能的,我爸是四五十年的老党员,也当过大队书记。王本道他姑父,和我抢工程,把他腿打断,是他活该。还报警把我抓进去。我这个党员丢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我给刘猛拉票,他就上台了。 赵建业: 45岁,党员,本道物流有限公司员工 我跟着王总七八年了,王总信得过我,现在外面的那些工程,都让我盯着。他没亏待我,要不然我敢生两个儿子。没钱的才怕生儿子,我有钱不怕生儿子,养个儿子不就是几百万的事吗。 王本志: 33岁,党员,王本道堂弟,本道物流有限公司员工 村里欠我的那七八十万工资,应该给我了吧。我这几年,没少为村里出力,迁坟,建新墓地,前后三个多月,不都是我在操持。夏天村里疏通下水道,冬天定煤,过年发放福利。我是党员,为人民服务是应该的,那也不能欠我钱不给吧。

  魏思孝,男,1986年生于山东淄博,青年代表作家。出版有中短篇集《小镇忧郁青年的十八种死法》,《兄弟,我们就要发财了》《嘘,听你说》等。2017年获得报喜鸟文学领域新锐艺术人物大奖。